2014年05月21日

重庆图谋千亿美元笔记本电脑产业链条

  近段时间,重庆智佳科技总经理李滨虹的心情颇佳:仅有100名员工的IT公司,业绩从2008年的1100万元迅猛涨到2009年的2300万元,增幅高达109.09%!

  这家从事互联网基础服务和电子商务的小企业,2009年后开始遇到前所未有的好光景。“企业、政府对电子信息产业的重视空前提高。”李滨虹说。

  重庆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(简称重庆经信委)副主任郭坚表示,重庆欲改变以往过于依赖汽摩、冶金等高耗能重工业的产业格局,以笔记本电脑为基础的电子信息产业是重点。

  当地政府一位高层人士估算,重庆市为此布局18个零部件基地,按照每个基地100亿元产值估算,可以做到2000亿元的产值;整机的产值最后形成差不多4000亿元左右;如果加上其它零部件和配置的打印机等,这个项目的年销售值可达8000多亿,相当于2008年重庆工业销售值的总和;进出口额1000亿美元,相当于2008年重庆进出口总额的10倍!

  2009年初,时任重庆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黄奇帆率队前往惠普美国总部,此行目的,是为了说服对方来渝投资笔记本电脑生产项目。

  上述政府高层人士表示,我国在东部地区已经形成了1亿台笔记本电脑生产基地,全球需求约为1.6亿台。业内预测,该产品每年的需求增幅为25%左右,2012年的销量应当超过3亿台。

  颇具诱惑的市场空间让急欲实现产业结构转型的重庆找到突破口,此前,惠普已将呼叫中心、全球测试中心等五个项目放在重庆,因此成为优先被争取对象。

  而对于惠普来说,中国西部地区虽然有劳动力成本、能源成本优势以及税收优惠,但对于两头在外的加工贸易,西部在物流成本方面的劣势始终是无法回避的障碍。

  为此,在两天的谈判时间里,重庆方面着重介绍其要采取的新模式,即采用原材料本地化、产品出口这样一头在内、一头在外的新型加工贸易模式,在三年内实现笔记本项目所需的零部件80%本地化。

  在产品出口的物流成本方面,重庆政府高层人士认为,70%的电子产品出口将依赖空运,只要调配充足的航班资源即可,30%将通过铁路从亚欧大陆桥到欧洲,这将比上海的轮船到欧洲快了20天。同时,重庆还积极在西永微电子园申请设立综合保税区,并在2010年2月正式挂牌,使得在出口退税方面与沿海一样方便。

  时值全球金融危机,惠普正寻求生产基地战略转移,重庆抛出的上述条件促成了双方达成合作意向。

  “惠普在重庆下单的4000万台,不是从东部沿海的产量中挖4000万过来,而是它考虑今后市场达到3亿台时,必须新增4000万台,而且要快速行动。”该重庆高层人士表示。

  随后,重庆将下一个目标瞄准了全球代工巨头富士康。这一次,重庆方面再次抛出与众不同的谈判思路。

  “一开始,我们就没讨论如何招商,而是向它说明,惠普将会在重庆下4000万台笔记本单子。富士康过去做了很多零部件加工,但没有做一台整机。”一位当时在场的人士回忆,如果富士康到重庆,将可以获得l000多万台的份额,既做整机,又做零部件,条件则是必须把零部件厂商带过来,零部件基地要搬过来。

  这一提法立马吊起了富士康的胃口,随后,其一班中高层人士也被要求参与会谈。原本只有半个小时的见面,最后被延长至三个半小时,合作意向也基本敲定。2009年8月,富士康的生产线月份竣工。

  刘峰是重庆一家包装企业的负责人,为了能在配套市场中分一杯羹,4月6日,他前往东莞考察先进的技术设备,准备今年将产能扩充40%左右。

  2月24日,刚上市不久的美盈森(002303.SZ)公告称,将在重庆西部现代物流产业园区投资4亿元建设环保包装物流综合基地。此外,锂电池生产商波士顿也在1月份与重庆市涪陵区签订协议,决定投资1.5亿美元建厂,生产笔记本电脑和电动汽车用锂电池。

  郭坚表示,今年的战略重点将是决战供应链、决战零部件体系。到今年底,要实现30%的产品使用本地零部件,到2010年底,重庆能够为当地笔记本电脑生厂商提供60%的零部件,在2012年80%的目标就可以实现。

  一区是指整机装配区,以西永微电子园为主体,发展整机、显示器、连接线、芯片等产品;十园则是专业配套园区,例如外围设备产业园、显示产业园等,分别位于江北区等10个区县;七基地全是原材料供应基地,其中包括南川的铝材供应基地、綦江园区的铜材供应基地、万盛的镁材供应基地、晏家工业园的钢铁供应基地等。

  “重庆这种一头在内、一头在外的加工贸易方式给当地经济带来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。”郭坚认为,“这将改变当地产业结构生态。”

  首先,实现零部件本地化后,将形成笔记本生产的整条产业链,带动各种消费电子产品配套链也趋于完善。

  上述重庆市政府高层人士认为,按照传统两头在外的加工贸易方式,出口额l000亿美元的贸易基地,实际固定资产只需1%的投资量,与其说是加工厂,不如说是贸易公司,所以国际巨头不会把研发放在这些地方。但如果是零部件配套产业基地,有1000亿的零部件生产,那么投资至少700亿元。

  “如此一来,零部件厂带来的投资,要比三家台湾代工厂带来的投资大10倍以上。零部件的研发、资本投资都在一个地方,就会根据市场的情况,适度调整零件的性能,面板性能等。从这个意义上,重庆现在三家代工台商都是明确在签约里带上一个条款,把其在重庆的基地作为他台湾总部以外的第二基地。”该人士表示。